没有名字的路人A

这里是大A
一只时不时脑洞大开 不务正业的まふ厨
相较于新番更喜欢旧番爱好广泛的奇怪生物×

我们在相遇相爱之后遗憾都会变为收获

ooc慎入

题目其实跟文章没啥关系×××



     “大家,我们今天来想想,十年后的自己将会是什么样子,又做着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一年前的下午,甜心端着一盘学名叫做“菜”的一盘黑色不明白物走到了客厅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?

       然后就是,除了还沉迷在游戏中什么也不知道的开心以外,其他几人一看到那堪比生化武器的东西时便逃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最后以宅家传来一声开心的惨叫后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而关于甜心的那个问题,在当时没有人在意,也没有人回答,所以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   半夜睡不着的小心,瞬身到了宅家屋顶,看着和平而又宁静的星星球。

       ’伽罗你看,星星球正如你所愿的那样和平。‘望着天空的小心暗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星星球的夜晚,无论何时都能看见星星。虽然有时天上的星星并不多,但却也显得是那样的美妙。星星挂在黑蓝色的天幕上,倒映在汹涌的海面上,便随波上下舞动,时现时灭。

       小心不是第一次在晚上到屋顶看星星了。在寂静的晚上,小心望着天空发呆,身边却在无那莹蓝色魔方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目前离伽罗化作蓝光防御系统已经过去了三十二天。

       小心的日记也已记了三十二天。

       他努力的欺骗着自己,伽罗还活着。但他也十分清楚,伽罗只是活在他的日记当中。日记中的小心化为蓝光防御系统,而伽罗继续守护着星星球。

       每一个生前被称为战神的人,死后都会化作天上的星星。

       于是,小心从三十二天前开始养成了看星星的习惯。在想着以前的事时,他突然想起了一年前甜心问的内容。那时的他们在看到甜心手中的菜时便飞快的逃走了。若是回答的话,伽罗会说什么呢,小心不知道,也想不出。

       尽管他与伽罗曾经是恋人,但小心一直都知道,伽罗更了解他。

       ’若是在一年前的十年后,现在的九年后,自己将会是什么样子,又在做着什么。‘

       小心不再望着天上的星星,转而低下头,自己问着自己。微风吹起挡在小心眼前的黑发,露出他半眯着的红色眼眸。

       ’也许一切都有什么不会改变,’小心用手遮住眼睛想着。‘自己还将守护着星星球,也许在这期间,也会同伽罗一样,为了星星球奉献出自己的生命。但是却不可能化作天上的星星与他在一起。’

       因为他从来都不是战神。


       此刻的伽罗正坐在自己的坟头上,一只脚悬在空中,另一只脚蹬在墓碑上,丝毫没有在意这是他自己的坟墓。

       微风亦想吹起他莹蓝色的长发,却已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伽罗将望着远方的视线收回,然后放在了摆在墓前的几朵白花上。花儿因为长时间没有水的滋润而干枯,原本舒展的花瓣也已经卷曲。尽管失去了它原本的美丽,不过还是散发着一股不知名的幽香。

       盯着那些白花,伽罗想着将它们摆着这里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伽罗看着白花勾了勾嘴角。’自己媳妇儿送的东西,再丑也喜欢。‘

       也许是月光将小心的沉思带到了伽罗心中,伽罗也突然想起了一年前甜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’不过一年前甜心的那个话题。‘

       伽罗从墓上跳下来,索性直接躺在了地上。头枕在放着白花的地方,一点也感觉不到花和石头在他肌肤上的触感,他伸出手想要拿一朵放在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’一年前的十年后啊,我将会是怎样的,在做着什么,‘他看着直接从他手中穿过的白花,无力的笑了笑。’现在对我来说,这些都没有意义了吧。‘

       说起来小心最近怎么样,自己现在已经不能再变为他的魔方陪伴着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伽罗戳了戳自己头上的圈圈。他也无法再将小心拥入怀中了。

 


评论
热度(3)

© 没有名字的路人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