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名字的路人A

这里是大A
一只时不时脑洞大开 不务正业的まふ厨
相较于新番更喜欢旧番爱好广泛的奇怪生物×

【そらまふ】抓不住的温柔(二)

勿代三

ooc

曲子给的灵感慎入

       人死后,到底是一种什么体验。

       夜晚,soraru避过喝醉的门卫偷偷潜入了校园,没有丝毫犹豫的走向了天台。拿出他早晨悄悄配的天台钥匙将门打开,在发出咔擦一声响后,soraru有些犹豫,却也还是推开了门。迎面吹来一阵风,虽然此刻已经是深夜,但却没有丝毫寒冷的感觉。风念念不舍的拥抱着soraru,温柔地拂过他的脸颊,撩起他黑色的短发。

       Soraru有种幻觉,他在这风中闻到了mafu 的发香,让他有些失神,拿着信封的手不自觉一松,随即风将信封卷起,飘落到了不远处的长椅上。

       缓过神来的soraru马上走过去将信封捡起,用衣袖擦了擦上面几乎不存在的灰尘,然后躺在了之前mafu之前坐的长椅上,不停地思考着这个无解的问题——若是人死后还会有灵魂的话,mafu会去哪儿。

       Soraru索性将信按在了自己心脏上方的位置,闭上眼睛,感受着风的吹拂和心脏处传来的炙热感。

       这封信他不止一遍的看过,出自于那天跳楼的人,自己的邻居也是自己的校友。就在他跳楼的前一天,他们还一起上学,无论是他的行为上还是他的话语中,soraru没有感受到任何反常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而就在后一天,一切都改变了。

       Soraru没有等到mafu,没有听见他还带着睡意的“早上好”,soraru有些奇怪,甚至担心他是不是生病了亦或是怎样。他敲了几下mafu家的门,没有回应,抱着“那家伙一定先去学校了”的念头,soraru忧心忡忡的到了学校。

       学校里的教学楼前被拉起来警戒线,透过层层的人群,soraru还是辨认出了那个倒在血泊之中的人是mafu。

       直到那时,soraru才明白了,他再也听不见这三个字从mafu的口中传出。

       再也不用特意多做一份早餐,再也不用下雨时为他撑伞打湿一半的衣服,再也不用多带一件干净的外套,这倒也是省去了不少麻烦的事呢。Soraru无力地笑着,靠在一旁的树上,不停的安慰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,为什么眼泪停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就在那天,身为好学生的soraru第一次无心听课,第一次早退,第一次翘掉了学生会的工作。也就是那天,soraru收到了来自mafu的信,信中满是来自这跳楼之人的爱恋。

       Mafu在跳楼之前应该在这里想了很多吧,但是具体会想什么呢。

       这样想着的soraru坐起身来,四处望了一下,他发现除了远处零星亮着的灯,就只剩下了无尽的黑暗。

       沉思良久,soraru发现自己完全想不出mafu究竟会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在意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 Soraru盯着手中的信自嘲的笑了笑,然后将信封装进了上衣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   原来自己连自己的心都没有看清楚。

       Soraru起身走到了天台的护栏边,双手随意的搭在护栏上,俯身望了望一楼的地面,黑乎乎的一片,什么也看不见。像是有什么在指示着他一样,soraru突然抬头看向了天空,繁星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若是mafu在死前能看到这样美丽的风景该有多好,soraru在心中祈祷着。

       人死后,相爱的人应该会相遇的对吧。

       Soraru将视线收回,望向了远处,依旧是黑漆漆的一片。他突然想到了mafu,幸福的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翻过护栏,闭上眼睛,纵身越下,一阵风阻止了他。那是一阵充满了mafu发香的风。Soraru惊讶的睁开眼睛,却发现他已经站在了离护栏一米远的天台上,代替他站在那里的正是mafu。

       Mafu正对着soraru站着,微笑着看着soraru,眸子里满满的温柔,mafu说完一句话后,张开双臂,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   Soraru桑只用活下去就好。

       Mafu的声音最后一次传入了soraru的耳中。

评论(5)
热度(16)

© 没有名字的路人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