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名字的路人A

这里是大A
一只时不时脑洞大开 不务正业的まふ厨
相较于新番更喜欢旧番爱好广泛的奇怪生物×

玻璃珠中的赤红

尊娜

ooc慎入



       雪是从上周开始下的,之后便一直没有停过,没有丝毫减弱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安娜坐在二楼靠窗的书桌上,背靠着墙,身体微侧着,静静坐了一会儿后,她将右手举起,透过手中的玻璃珠看着窗外的街道,街道全被银白所覆盖。这场雪也许会下到冬季结束,早晨的天气预报是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在这寒冷的日子里,安娜并没有将窗户关上,而是半开着,雪不时地飘进屋内,带来几天前的寒冷。

       玻璃珠里,全被雪白的颜色所占据,连天空也被雪染成了灰白色。

       安娜将玻璃珠放在了自己裙边,顺带拢了拢红色的披风。

       她的眉头微皱着,有些不满着将世界吞噬的白。安娜喜欢红色,喜欢吠舞罗的红,所以她加入了;喜欢尊的红,所以她之前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尊。

       尊的红,是那温柔到能将寒冷驱走的红。

       而如今吠舞罗的红还在,尊的红却永远消逝在了那天。

       坐在桌子上的安娜将自己缩成一团,试图这样来将寒冷挡在心外,可是这都是徒劳。尽管此刻的她依旧是一脸平静,但在那赤红色的眼眸中,满是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安娜在期待什么?期待春天的来临?

       不,她所期待的是那个能带给她温暖的人,而不是能带给她温暖的季节。

       “尊。”

       安娜闭上眼睛,轻轻念出这个在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名字,声音微微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她的嘴唇在不停地颤抖着,却不是因为这寒冷的空气。

       她也不过是个未成年的小孩子,尽管是有着不同于其他同龄人的冷静,但赤王这个宝座,还是让她瘦弱的肩膀感到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   忽然间,安娜发现四周的空气变得温暖起来,她好像被一种熟悉的气息包围着。她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被一层赤色的屏障保护着。银白的雪花想穿过在层屏障,却在还没碰到时就已经融化成透明的水。

       而在不远处的她的床上,正躺着这些赤红的主人。那人有着赤红的头发,双手枕着头,无论怎么看都与从前的赤王,尊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“尊?”

       安娜的疑惑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听见了少女的呼唤,床上的人起身向着安娜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“下次不要再去这种危险的地方了,有什么的话去找草雉。”

       尊站在安娜前面,将手放在了她柔顺的银发上揉了揉,然后将安娜抱起,放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安娜拿出一个玻璃珠,透过它望了望眼前的尊,玻璃珠里不再是白色,而是被她日思夜想的赤红所充满,也没有什么异常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“尊!”

       安娜将玻璃珠紧紧握在自己手里,又叫了一声尊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听见了尊的回答,安娜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泪水,轻轻逮住尊的衣角。如同以前那样,将自己靠在尊的身上,感受着尊的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安娜觉得这是她做过最的真实的梦了。



#讲真,其实我真的想写甜文

#最后那句是个意外xxx

评论
热度(17)

© 没有名字的路人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