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名字的路人A

这里是大A
一只时不时脑洞大开 不务正业的まふ厨
相较于新番更喜欢旧番爱好广泛的奇怪生物×

【酷拉皮卡×你】复仇的滋味(上)

ooc慎入

       风轻轻的吹过,带着海水的咸味和丝丝血的味道。身为赏金猎人的你对于血的气味,有着极强的感知。

       一丝隐隐的不安将你的心笼罩,于是你加快了脚步,追寻着这违和的气息,向更远处的海滩走去。碧蓝色的海水如同宝石一样美丽,激起的浪花试图与你讲述什么它所遇见的奇观。可是你却没有心情理会这如画的风景和调皮的海浪。

       不知走了多远,在一个不见人烟的海滩上,你找到了这气息的来源。

       那是一个有着太阳般耀眼的金黄色短发的男子,虽然他坐在沙滩上,将脸埋在双臂与双膝组成的空间中,不能看清楚他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但你却宛若放下心中的一块大石头那样,默默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还好他没事。

       你向着他走去,沙滩上留下你的一串脚印,因为你已经习惯的将脚步放到最轻,所以脚印并没有保持好久,被风一吹便恢复了原样,像是你根本不曾来过这儿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尽管你不想打扰这位少年与海水的呜咽所交织出的共鸣,但是你却没有用隐。

      “酷拉皮卡。”

       你走到少年的身边,大约一米远的距离。若是换作平时,他肯定早在没有用隐的你接近时就会发现,然后警惕的抬头,在发现是你后,他天空一般澄澈的眼眸中,自然而然的流露出那份他特有的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可是他现在并没有这样,你心中的不安再一次强烈起来,于是你轻声叫了一下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听到你的声音后,他的身子抖动了一下,慢慢将头抬起来看着你,火红色的眼睛中,既没有杀意,也没有复仇之后的快感,有的仅是他杀人后的无助和迷茫。

      “他们什么也不记得了,都不记得了。”酷拉皮卡的声音中有些颤抖。“一下子杀死那么多人,还一一将他们的眼睛挖下,但是他们都记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你看着他脸上已经干涸有些发黑的血迹,听着他颤抖中却带着愤怒的声音,你觉得自己也成为了窟卢塔族最后的幸存者之一,对着蜘蛛的残忍行为感到痛恨。

       可是你也发现,尽管如此,在此刻酷拉皮卡的眼神中还是只有无助。

       你知道,他一直都是一个善良的人,只是意外的背负上了复仇的任务。

      “因为人杀多了,自然也就麻木了。”你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地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你不清楚这是对酷拉皮卡说的,还是对你自己说的。但是作为一个赏金猎人,你对这句话有着深刻的认识。若是有人叫你说出做过的所有任务的内容,也许你也说不全。

       酷拉皮卡没有回答,像是默认了一般,你知道,一向睿智的他,肯定能想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  “流星街是个可怕又可悲的地方,说这些并不是想为他们开脱什么,只是你该振作起来了,酷拉皮卡。”

       你走到酷拉皮卡的正前方,低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身后呼呼的海风将你的衣角吹起,语气中仅有的平淡也被风吹散,不带一丝感情,仿佛你只是故事中的旁白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而你也明白,这时候的酷拉皮卡需要的不是你的陪伴,而是族人。

       于是你选择了沉默的站在一边看着他,等待他的眼睛再次变回湛蓝。

       你就那样静静地站着,垂着头看着酷拉皮卡。

       你们两人如同静止的风景画一般,海风为了让你们俩更有动感,不停地让你们两人的发丝在空中自在的飞舞;海水为了让你们俩更有美感,不停地奏出让人舒心的安魂曲。

       直到酷拉皮卡再次将头抬起,他也用那比天空还纯净的湛蓝色眼睛看着你,两人皆是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  相视良久,此时世间的一切似乎也已经凝固,海风不再吹起他们的发丝。

       就在下一秒,你们又同时笑出了声,露出比太阳还闪耀的笑容。

评论
热度(7)

© 没有名字的路人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