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名字的路人A

这里是大A
一只时不时脑洞大开 不务正业的まふ厨
相较于新番更喜欢旧番爱好广泛的奇怪生物×

【そらまふ】抓不住的温柔(三)

勿代三

ooc

曲子给的灵感慎入   

      “soraru桑只用活下去就好。”梦中那个人轻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又梦到那天的情景了啊,soraru从梦中惊醒,脑袋愣愣的有些分不出哪些是梦境那些是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枕头是湿的,不知是被惊出的冷汗还是泪水。

       目前离mafu跳楼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七年,soraru毕业后选择了留在这所充满回忆的学校,成为了一名国语老师。

       尽管七年前的他从未想到他有一天会成为老师,也未曾想到他会喜欢上一个男生。

       想与mafu待在同一个地点,抓着以前的回忆不放,便是soraru留在这里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快速收拾好自己的soraru,抱着教学要用的书走进了学校。

       离早读开始大概还有30分钟的时间,校园里只有零星几个背着书包学生在往教学楼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清晨的校园宁静而又空旷,有着徐徐的微风,伴着几处鸟啼。在学生时代的soraru和mafu可享受不到这样的校园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soraru没有直接进到教学楼去,而是在教学楼外徘徊了一会儿。这也是他不知不觉中养成的习惯,有早自习时便会提前来到这里,寻找只属于他和mafu的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简直像笨蛋一样。Soraru自言自语的说道,也不知道他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那个叫自己好好活着的mafu。

       早读时,soraru看见两个学生悄悄的在谈论着什么,正想叫他们停止无   关早读的谈话,却隐约听见跳楼两个字。便让他们继续谈下去,自己在一旁偷偷听着。

      “呐,你听说了么,最近这栋教学楼好像有人目击过幽灵。”学生A碰了碰学生B的手肘,用书掩着悄悄地说。

      “幽灵?不会是穿着什么白裙子,披散着头发的那种吧。”学生B有些胆小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“不是,好像是个男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男的幽灵,这可不常见,真的假的啊。”

      “是真的,那个目击者是我室友,而且以前一个学生,男的,从天台上跳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后面的话soraru没有太在意,而是想着,如果这个所谓的幽灵真的是mafu的话,那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于是晚上,soraru再一次潜入了学校。

       心情却有些激动,他缓缓的推开天台门,门发出“嘎吱——”一声,如同向着无穷深的海水中扔进一块石子,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也没有一丝风,空气像是被这黑夜的寂静所凝固了一般,与那天完全不同。校园也如同那紫黑色的天空一般,没有一点生气,月亮也被浓厚的云掩盖着,露不出一丝的光亮。

       会出来吗?果然不会出来的吧,怎么可能有这样荒诞的事呢。Soraru坐在椅子上,自嘲着。

       而在soraru没有发觉的地方,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一动不动的盯着他,从那个人近乎透明的身体和望着soraru那炙热又充满爱恋的眼神不难看出,他就是早上学生们谈论的幽灵,也正是七年前那一天从天台上跳下的mafu。

       突然出现的原因mafu自己也不太清楚,他一直睡在天台的某处,直到最近才醒来。从醒来的那一刻开始,mafu便一直在等待着soraru的到来。尽管不知道soraru是否会回到里,但他还是一直等待着。

       其间也意外的被一些晚上来这儿的学生看到双方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而当真正等到了soraru时,mafu却决定躲着soraru,不想过去吓到他,亦或是使他抓住这段已经结束的回忆不放。

       静静地看着soraru桑,直到他还健康的活着就好。

       Mafu这样想着,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正慢慢的变得更透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评论(1)
热度(14)

© 没有名字的路人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