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名字的路人A

这里是大A
一只时不时脑洞大开 不务正业的まふ厨
相较于新番更喜欢旧番爱好广泛的奇怪生物×

【酷拉皮卡×你】复仇的滋味(下)

ooc慎入

       你将手帕用海水沾湿,轻轻擦去酷拉皮卡脸上的血迹后,你们避开人群,从小巷中走回酷拉皮卡的暂住地。

      “小杰他们知道吗,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路上,你侧过头问着酷拉皮卡,尽管你已经猜到他应该是没有告诉他们的。不然依照那三个人的性格,就算是搭上自己的性命,也不会让酷拉皮卡独自复仇。

      “没敢。”他摇摇头,说出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正因为那三个人是那样的挚友,所以才不愿也不敢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  “为什么偏偏告诉我?”

      你一不小心将心里所想的话说出,尽管在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你就已经发觉了,但是因为心中小小的私心,你还是将话说完了。

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我也不太清楚,”酷拉皮卡低下头,似乎是在认真的思考者答案,“若果非要找原因的话,应该是你不像小杰他们那样冲动,所以下意识的觉得就算我把这件事告诉你,你也不会过多的干预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你冲他笑笑然后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  “我这仅仅是变相性的冷漠而已。”声音随着风飘进酷拉皮卡的耳中,不诚实的声音让他也跟着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酷拉皮卡的暂住地并不大,六十几平米的房子,在三楼,不算太高,如果出现什么突发情况的话,可以从窗户口跳下,然后从你们刚刚走的复杂的小巷逃掉。这里以前的主人是一位老太太,六七十岁,她将这里打扮的很温馨。

       之所以你这么清楚,是因为你曾经在这里住过一个星期,尽管是为了任务而来,但你还是在这里住得很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当然,这里也是你推荐给酷拉皮卡的。

       你如同是在自己家里一般,走到厨房,从冰箱里拿出果汁,倒在两个玻璃杯中,递给了坐在床边的酷拉皮卡。

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酷拉皮卡一如既往的礼貌。

      “这点就太见外了。”你讲一旁的椅子搬到床边,坐着喝了口果汁。“看起来,我更像是这房子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果汁很好喝,如清泉流过牙齿一般,带着丝丝大自然的芬芳和甘甜,这是老奶奶亲自榨的,以前你也喝过。

       而酷拉皮卡盯着手中的杯子,没有丝毫喝的欲望。

       你明白,杀人的滋味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快速适应得了的,特别是对于善良的人。

      “还是不好受吗?”你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但有些难受,我知道他们是我的仇人,但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这是你必须承受的复仇的滋味,酷拉皮卡,你要明白就算你复仇成功之后,什么也不会有所改变。找回了族人的眼睛,你的族人们也不可能活过来,复仇不过是一个减轻你心中愧疚感的幌子。承认吧,酷拉皮卡,复仇的滋味一点都不好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因为你的话,室内的气氛变得有些凝固,时间仿佛不在流动。你是支持 他复仇的,可又觉得他除了复仇之外应该有着他自己的生活,而不是为了复仇而活着。

  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酷拉皮卡一脸释然,没有因为你的话而生气,表情又恢复到了以前的那个样子,平静,让人猜不透他究竟在想着什么。他喝了一口杯中的果汁,喝得很慢,像是在品尝果汁更深层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“果汁很好喝。但是,我还是会继续复仇的,尽管我承认,这样的滋味并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刮起风来,风越刮越大,天也阴沉沉的,看样子似乎是要下雨。不过这些都不重要,你们两个相视一眼。因为在这种天气中,蜘蛛会被那凌冽的雨水扰乱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 

评论
热度(12)

© 没有名字的路人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