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名字的路人A

这里是大A
一只时不时脑洞大开 不务正业的まふ厨
相较于新番更喜欢旧番爱好广泛的奇怪生物×

【そらまふ】沉迷游戏的后果

勿代三

ooc慎入

       冬天半夜时分,多数人都已经进入了暖暖的梦乡,而mafu却还在寒冷中作曲。没想到暖气竟然说坏就坏,mafu伸了个懒腰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‘诶!已经这么晚了吗!’mafu对时间流逝得如此之快有些惊讶,没办法谁叫晚上才有灵感呢,mafu表示自己真的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为了不打扰到soraru睡觉,mafu便轻手轻脚的走回卧室,努力的不发出一丝多余的声响。本以为推开后会是一片漆黑,结果却发现soraru坐在电脑前,看样子还在直播玩游戏。

      “啊,soraru桑,你又在玩游戏了!”mafu语气中带着些许不满,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现soraru睡觉睡到一半起来玩游戏了,他很为soraru的发际线担忧,虽然他自己也经常熬夜。

      “啊,抱歉,我睡不着,所以起来玩会儿游戏。”

       Soraru的眼睛紧盯着电脑,手指在键盘上灵活地操作着。

       每次都是这样说,mafu在心里嘟囔着,心中更加的不快。

      “明明soraru桑在最近几天一直都在喊累的,可是现在却又这么精神的玩着游戏。”

       总觉得被soraru冷落了的mafu决定。明天一定要起得比soraru早,然后删掉电脑中的所有游戏。当然,这个决定是不可能实施的,因为光是早起这一点,对于mafu来说,就是完全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但现在mafu还是乖乖地坐在一旁,用手机看着soraru的生放送,尽管此刻的mafu心中充满着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不出所料的,soraru生放送间的弹幕因为他的声音出现而炸了起来,虽然soraru试着让观众们冷静下来,却用处不大。

       Mafu又恶作剧般的发了一条弹幕:哼,可别小看了我这个迷弟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于是,soraru的生放送间再一次炸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“你这个人啊,小心带节奏被禁言。”soraru有些无奈的说着,又玩了一局游戏之后,便关掉了生放送。回头看见坐在一旁的mafu正不停的打着哈欠。

       Soraru站起来,伸了个懒腰说:“困了也不知道去睡觉?”

       Soraru眼睛扫过挂钟,发现时针已经快要指向2了,于是走到mafu身后,揉了揉mafu的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mafu试图从soraru的魔爪中逃脱出来,将头侧向一边,为了显示出他心中的不满,还在闪躲的过程中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听见这声充满怨气的冷哼,soraru的手不禁一顿。但又突然想到什么一样,慢慢走回床上,将自己裹在被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被子已经失去了之前的温度,盖上去并不好受,soraru努里的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,说道:“外面不冷吗?”

       Mafu看着soraru一个人先回到床上去了,没有回话,但失落感缓缓从心底升起,如果是换做以前的话,soraru应该是无论如何都会把mafu先哄上床的。

       当然mafu也知道,soraru一直都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家伙。可是自从soraru开始沉迷于游戏之后,mafu越发觉得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,对自己越来越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虽然mafu以前也玩游戏,但多数都是和soraru一起玩的。回想之前他们和sakatan桑、urata桑一起玩马里奥的时候,游戏中的两个蘑菇一直在摔来摔去,互相捉弄着对方。就算是隔了这么久,但当mafu回想起这段时,还是忍不住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虽然当时也是有熬夜,但四个人却也很享受这这种一起的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夜更深了,坐在凳子上的mafu感到寒气正不停的侵蚀着自己的身体,于是很不争气的躺在了床上,盖上了soraru递过来的被子,不得不说,被子里果然暖暖的。

       虽然暖气坏了,但被子还是很暖和真是太好了,mafu这样想着,渐渐地也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   但mafu却没有细想,为什么在没有暖气的房子里,离开人很久的被窝会继续保持着温暖。

      而看着mafu就这样进入梦乡后,无奈的笑了一下,又开始被冷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   Soraru用右手揉了揉眉心,想缓解这几天因为熬夜而产生的眼睛酸胀感。果然熬夜太不好了,soraru小小的担心了一下自己的发际线。

       因为mafu一向不是什么早起的人,所以第二天mafu愉快的忘记了之前要早起删游戏的决定,睡到了下午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mafu还能睡得更久的,但隐约间,mafu总觉得自己听到了鼠标和键盘发出的“咔咔”声。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睛,发现并应该睡在身旁的人却坐在了电脑前,戴着耳机,不难看出他又在玩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床上的mafu神情黯了黯,难道自己连游戏也比不上吗?

      “又在直播吗,soraru桑?”mafu忍不住开口询问,声音中还带着丝丝的倦意。

      “没,单纯的在玩。”soraru也没有回头,“午饭我弄好了,放在桌子上兴许还没冷。要是冷了的话,放到微波炉里热一热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 Mafu莫名的感到soraru的态度有些冷漠,好冷漠,为什么会这么冷漠呢,mafu不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这也太糟糕了。Mafu认为,这一次是他所遇到的最大的情感危机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   Mafu将自己捂在了被窝里,眼睛情不自禁的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难道自己与soraru桑的感情就这样因为游戏而破灭了?不,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有感情这一说,soraru桑只不过是一直在迁就着我。

       Mafu这样想着,越发觉得被窝也挡不住寒冷,他才起身这么一会儿,被窝就已经冷得像冰窖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他开始发起抖来,不知是因为寒冷,还是因为努力的在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一旁正玩着游戏的soraru渐渐开始发觉床上的人有些不对劲,转过头一看,发现mafu并没有像往常一样,把自己裹在被子里,只露出他的头,然后坐在床头认真的看着自己玩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又忽然想到mafu这几天都多多少少有些反常,soraru心中有些的不安。于是将游戏关掉,走到床边坐下,轻轻地拍了几下缩在被子里的mafu,发现mafu在不停地抖着。

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soraru强行剥开被子,将mafu的头解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“啊,原来是想cos兔子啊。”Soraru模仿着动漫里呆萌的声音,配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到有点滑稽。

       但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soraru在调节气氛的话语的mafu听到soraru这么说,更加的委屈了。

      “soraru桑还问我怎么了,好过分,分明是不爱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?那你说说我哪里过分,哪里不爱你了。”soraru看着mafu一脸小孩子被抢了糖果的委屈表情,大概是明白了,mafu之所以这样反常的是在于觉得自己因为游戏而冷落了他。真是个笨蛋,soraru安心的在心里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“这里和那里都很过分,最过分的是只顾着玩游戏,一点都不关心我了!”

      “这还不是托某个大魔法师的福,谁叫他最近天天熬夜作曲。如果不是这样,我用得着半夜起来玩游戏等他吗?”soraru用食指戳了戳mafu的额头,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“诶!真的?!!”

      听到soraru的回答,mafu一下子将头抬起,还带着丝丝泪花的眼睛惊喜的看着soraru。

  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不然你以为你睡的被窝是自己变暖和的?”

       Mafu突然意识到昨晚被窝之所以这么温暖,是因为有soraru帮自己暖床,原来soraru不管他直接躺倒床上去是为了暖床,瞬间又释然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但突然mafu又想到今天早上soraru还早起玩游戏的事,又说道:“大骗子soraru桑,那你为什么今天早上也在玩?”

      “啊,这个,没办法,游戏太好玩了,忍不住……”soraru一脸无辜地看着mafu。

      “去死吧,soraru桑!”

       Mafu不知从哪处拿出一个teru玩偶,狠狠地朝soraru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哎,果然不能沉迷于游戏啊,是会被家暴的。双手接住teru的soraru这样想到。

 

#感觉像是在说沉迷游戏的自己一样。

#因为沉迷游戏,错过了mafu的生日,生贺又只完成了一半。等明年吧,虽然去年也是这样说的。

评论
热度(50)

© 没有名字的路人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