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名字的路人A

这里是大A
一只时不时脑洞大开 不务正业的まふ厨
相较于新番更喜欢旧番爱好广泛的奇怪生物×

【そらまふ】可念不可说

勿代三

ooc慎入

       Mafu努力的从床上挣扎出来,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黄毛,眼睛有些肿,黑眼圈也更明显了,他看了看时间,才早上八点中。离他最近一次睡下的时间也才过了二十分钟不到。他也已经有些习惯,甚至对于睡了这么久还有些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这已经是Mafu没有睡一个好觉的第三天了,不是因为他又熬夜写歌,也不是因为熬夜看点兔,而是失眠了。

       只要一闭上眼睛,mafu的脑子里便满是那天的情景。

       那天,mafu去soraru家里录不家里蹲radio。在最后结束的时候,soraru告诉mafu,他要结婚了。

       当soraru谈到他结婚的对象时,mafu看着soraru眼睛里都快溢出的温柔,mafu知道一切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 soraru递过装有喜糖的盒子和请帖。那是一个红色方形的盒子,虽然不大,但却十分精美,白色的丝带交错缠绕着,一朵淡粉色的假花在盒子顶上。mafu装作很随意的样子,吸了吸鼻子,准备打开请帖看婚礼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“是在三天后。”soraru笑着说,“我说,你这个家伙,连一句恭喜的话都不说吗?”

       Mafu将视线从请帖上移出,转到soraru脸上,然后应付的咧开嘴冲soraru一笑:“恭喜了soraru桑,先我们一步走入婚姻的坟墓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啊,真是过分啊,你这个人,来了记得给我一个一掌厚的红包。”

       Soraru丝毫没有注意到mafu的不对劲继续说:“说实话啊,我也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先回去了soraru桑,”

       mafu打断soraru的碎碎念,又觉得突然打断soraru的话有些太突兀了,便又在后面加了一句“我可不想吃狗粮,汪汪。”

       Mafu匆匆的回到家里,脑子一团乱的侧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自己这个样子可真是狼狈啊,mafu自我嘲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眼睛望着属于soraru的喜糖盒子。没有一丝提示,mafu的眼泪不争气的涌了出来,它就在那一瞬间爆发,而且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   “结束了,都结束了。Soraru桑的单身生活,和我这注定没有结果的单恋。骑士最后找到了他的公主,不再需要魔法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是的,mafu喜欢soraru,喜欢着同为男生的soraru。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这件事情mafu也不大清楚,大概是在第一次梦幻般的合作开始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从那天起,mafu就更加痴汉于soraru,仅仅是痴汉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,mafu不停的这样自我欺骗着。

       Mafu也知道,他和soraru在一起是不可能的事了。尽管之前也抱着幻想,但如今,所有的幻想都被打破。除了痛苦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剩下。

       人在悲伤的时候,想什么都是灰色的。

       Mafu强行收回自己发散到无尽的宇宙中的思维,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眼泪还是如同那坏掉的水龙头,一直往外断断续续的留着充满咸味的水。也许是哭得麻木了,mafu就那样的坐着,神情有些恍惚,但视线却一直聚焦在充满幸福感的喜糖盒上。。盒上的花依旧是那样好看,永远也不会凋谢。然而mafu却感到无比的刺眼。

       良久,mafu终于伸出手,将盒子抱在手中,将盖子打开,盒中的糖凌乱的散落在床上,他随手捡起一个,剥开,将糖送入口中,嚼碎,然后又剥开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混着泪水的糖,意外的甜。

       在嚼碎并吞下了最后一颗糖后,mafu对着自己说道:“糖吃完了,也不应该在流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用衣袖抹去脸上残留的泪痕,对着空气傻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夜色,抹去了最后一缕残阳,大地也渐渐陷入了沉睡。mafu躺在床上正数着羊,努力让自己睡着的时候,天月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“mafu,你知道吗,soraru要结婚啦。”天月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元气,就算是在这寂静的深夜,也能让你有种即将黎明的错觉。

      “嗯,下周。”再一次听到soraru要结婚的这个消息,mafu还是忍不住心痛了一下,但忍住了又要涌出的泪水。

      “哦,也对,你肯定是最先知道的那个。不过我说,soraru那家伙也太不够意思了。自己脱单了,留下我们这些没人爱的。”天月在电话那头,开玩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“你的女粉们听见你这样说,会哭的。”mafu毫不留情的吐槽。

      “不过mafu你不会也在某一天突然递给我一张结婚请帖吧。”天月的语气中满是担心。

      “嗯?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“因为你经常出神的时候傻笑啊,像恋爱了那样。”

      “嘛,放心好了,不会有的。”mafu短暂的停了一下,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。“因为,我喜欢的那个人已经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了。啊,真糟糕呢。”mafu将尾音上扬尽力掩饰着。

      “诶!真的假的,你当时一定哭得很伤心吧,他……”等等,他?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的天月,急忙止住了原本准备嘲讽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电话两头的两人默契的没有说话。窗外,黑沉沉的一片,只有丝丝星星的微光。街道像是一条安静的河流一样,蜿蜒在浓密的树荫下。仿佛除了不时从远方传来的几声狗叫之外,再无其它杂音般宁静。

      “soraru桑的婚礼你去吗?”天月这次的语气显得有些小心翼翼,身怕在一不小心戳到自家闺蜜的痛处。

      “当然去啊,喜糖都吃了。”mafu感觉出来了天月语气的转变,对于天月这小心的语气,mafu心里有些暖暖的。

      ‘还有,我一定要送上对soraru桑,这个我曾经喜欢过的人,最真挚的祝福。’mafu在心中说出了未说完的后半句话。

评论
热度(24)

© 没有名字的路人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