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名字的路人A

这里是大A
一只时不时脑洞大开 不务正业的まふ厨
相较于新番更喜欢旧番爱好广泛的奇怪生物×

【そらまふ】只要你说你爱我(上)

崩坏版×××



       为什么,为什么你就是不爱我。

       Mafu恍惚间听到这句话,猛然睁开眼睛,但他看到的并不是自己乱糟糟,墙上挂满吉他的卧室,而是客厅。正对着阳台门,窗帘也被放了下来,从窗帘花纹中露出丝丝光亮,mafu猜测应该是早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不过我为什么会在这里,梦游?

       不过mafu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,因为在他打算活动一下,缓解全身每一处传来的酸痛感时,才发现原来他被绑在了电脑椅上,双手被反绑在椅背,而椅子这是被牢牢绑在餐桌腿上。

       难怪会浑身酸痛。

       了解了自己现在的情况后,mafu心中升起一丝焦虑和恐惧。他无助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,只有微弱光线的客厅静得出奇,客厅也收拾得比以往更干净。不过却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,mafu忍不住皱眉,他讨厌这种气味。

       电视机前面的游戏机也被收在了盒子里。在这里和soraru一起玩游戏,便是mafu被绑在这里前最后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为什么,为什么你就是不爱我。

       Mafu突然想起这句话,声音很是熟悉。

       到底是谁?Mafu回想着,心中浮现出一个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“soraru桑?”

       他对着空气,小声的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,语气中带着些许犹豫。Mafu有些沙哑的声音,划破了客厅的寂静,但只是一瞬,在声音结束后,客厅又恢复到之前的寂静。

       Soraru,这个天天被mafu痴汉着的人,与mafu合租了这个房子。之所以痴汉着soraru,是因为mafu在心底深爱着soraru,原因不明,总之就莫名其妙的爱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,能与soraru合租,mafu觉得像是得到了天大的恩惠,也许是用光了明年的人品。

      “终于醒了吗?”

       Mafu听见soraru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  “很遗憾,我看起来像是已经燃尽的灰尘一样,不过却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没有意外的正能量。”

       Soraru笑着,准确的说是有些扭曲的笑着,走到mafu面前,他的右手还握着一把沾血的手术刀。

       他将手术刀贴在mafu脸上,冰凉的触感让mafu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不敢直视soraru不同于往日的目光,却正好瞟到了soraru拿着刀的手。修长的手指意外的和手术刀契合,手背上有几条无规则的刀伤,有的伤口还在慢慢渗血出来,暗红色的血顺着他的手臂滑下,滴落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   血腥味和消毒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,刺激着mafu的每一根神经,终于,mafu再也受不了,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干呕后,喉咙残留的灼烧感让mafu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狰狞。他忍住恶心感咽下一口口水后,抬起头,看着soraru正以欣赏艺术品一般的笑目光看着他。用左手将开始愈合的伤口拉扯开,像是没有痛觉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这一切太反常了!





评论
热度(20)

© 没有名字的路人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