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名字的路人A

这里是大A
一只时不时脑洞大开 不务正业的まふ厨
相较于新番更喜欢旧番爱好广泛的奇怪生物×

【そらまふ】只要你说你爱我(下)

崩坏版×××



      “soraru桑,你的手。”

       Mafu的声音有些沙哑,许久未喝水,再加上刚才的干呕,让他每说一个字都极为痛苦。Mafu不敢相信这是他发出的声音,沙哑、难听。尽管以前经常吼黑嗓,但作为一个唱见,他嗓子发出的声音从未这样糟糕过。

       Soraru停下撕伤口的动作,看着mafu狼狈的样子,却笑得更灿烂了。把手背在mafu眼前晃了晃,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让mafu习惯性的向后躲去。头撞到桌脚,mafu疼得倒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“很漂亮对吧,我自己弄的。”

       Soraru像是在介绍一件艺术品一样,上翘的尾音,显示着他的自豪。

不,这不是soraru桑,Mafu将眼睛闭上不再去看soraru但就在他闭上眼睛的下一秒他感到有一双手,用力的将他的眼睛按住,他不得不睁开眼。

      “不许闭上眼,看着我,你知道我有多想把你的眼睛挖出来,让你一直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说这句话时,soraru的手很用力,mafu觉得soraru并不像是在说笑,而是真的想要将他的眼睛挖出来。

      “为什么,”soraru放开mafu,把手上的刀扔到地上。金属与瓷砖相碰撞,发出刺耳的声音。Mafu看到soraru的神情很是痛苦。“只要你说你爱我,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。”

       Soraru用还流着血的右手,轻轻抚上了mafu的脸,看着mafu眼底的那抹排斥,soraru自嘲的笑了笑,狠狠的甩开mafu的脸。

      “soraru我爱你从一开始就……”

       Mafu感觉到一阵眩晕感,终于将心里话说出的他,却没有得到丝毫的快感。他抬头,看到soraru那陌生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听见mafu说了,我爱你,这三个字后,soraru眼中却闪着怒火。他弯腰捡起地上的刀,一步步走向mafu,他黑色的碎发沾着血,凌乱的黏在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再次将刀贴到mafu脸上,眼中的怒气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     “骗子。”

       Soraru手因生气而不停颤抖,手术刀很锋利,轻轻的一划,血便顺着刀划过的地方流出。感觉到脸上的痛感,mafu才突然明白,现在的soraru,无论他说什么都是不会信的。

       究竟,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   Mafu强迫自己保持冷静,回想着之前的一切。他和soraru在家里玩游戏,中途天月打了个电话,因为聊得很开心,就直接无视掉了soraru。挂完电话后,就继续和soraru玩游戏,然后就载没有什么插曲,仅仅是在玩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大概是吃醋了?

       Mafu猜测,不过也太不真实了。Soraru会因为他吃醋什么的,是在做梦吗?什么时候在梦中也会感觉到痛的。

      “soraru桑,”mafu开口,想制止soraru准备自残的动作,“别再伤害自己了,我心好痛。S我吧,随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    Soraru听见mafu的话有些恍惚,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手术刀,刀上混有自己与自己深爱着的人的血液。

       我在伤害自己,soraru意识到。我在伤害我深爱的人,soraru诧异的将手中的刀摔倒地上。我在伤害深爱着我的人,更加刺耳的声音让soraru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他走到mafu身前,轻轻捧起mafu的脸,那道还未来得急愈合的伤口,证明着他刚才的恶行。

      “很痛吧。”soraru的语气恢复到了往日的温柔,他解开绑在mafu身上的绳子。

      “欢迎回来,soraru桑!”mafu扑进soraru的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日后两人回想起这段意外的插曲时,soraru还满怀着歉意。

      “我就是个恶魔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不,”mafu享受着soraru柔软的怀抱,抬起头看着soraru,“只要史莱姆桑不要在出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 Soraru一点也不想吐槽mafu的取名水平,真的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END-------------------


评论(2)
热度(23)

© 没有名字的路人A | Powered by LOFTER